寒冬下的跳脱者:盘点去年冬天最能蹦跶的八只“蚂蚱”

2020-01-16 09:48 稿源:锌财经公众号  0条评论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财经(ID:xincaijing),作者:锌财经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如果给与 2019 年一个关键字,那一定是“冷”,“冷意”令人喘喘不安,行业人士拿不准这个凛冬何时终结,拿不准凛冬中发生什么?过后,又会剩下什么?

1560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砖石国际但是在过去的一年中,依然不缺跳脱者。

我们一起回顾这一年中曾踏足山巅,也曾坠落谷底,在凛冬的寒夜里依旧“造”出声响与“火焰”的八只“蚂蚱”。

创业,互联网,冲刺,终点

1. 电子烟

2019 的电子烟真的是一地鸡毛。

1560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砖石国际2018 年底,美国电子烟公司JUUL用 20 亿美金来当年终奖。资本市场和创业者迅速嗅到“暴利”的味道。

一时间,中国的电子烟市场百花齐放,却又乱象丛生。“低成本,高利润”让电子烟市场混入太多投机者,鱼龙混杂。

1560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砖石国际据媒体披露,当时全球90%的电子烟制造在中国深圳。电子烟创业不需要任何经验。在电子烟行业,只要你找到工厂,支付 10 万到 50 万的资金费用,就能拥有自己的电子烟品牌。

行业的不合理发展,迎来全面监管第一步。 2019 年 6 月 26 日,深圳通过了最新修订的控烟条例,电子烟正式被纳入烟草管控。

1560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砖石国际但这并没有给电子烟的降温,直到一盆冰水从头淋下,才让上头电子烟行业迅速冷静。

2019 年 11 月政府推出《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》,明确规定电子烟归烟草局管,同时敦促电子烟生产、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,以及电子烟生产、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。

同一时间,世界范围内,大量国家也开始禁止进口和销售电子烟。1560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砖石国际出海受阻、线上遭禁、线下难推广, 2019 电子烟进入死亡局。

据锌财经调查, 2019 年末,曾经世界电子烟中心中国深圳沙井村也已人走茶凉,贸易公司和电子烟工厂数量锐减,大撤退就像是一夜间发生的事情。

锌评:

吸烟有害健康。电子烟曾套着健康吸烟,无害戒烟的名头大肆推广。而资本的高速入局,高速退场,是资本的冷静止血。

对于电子烟行业,他们本身并没有什么信念,只要是风口暴利,资本就像秃鹫一般汇集。但是大难临头,大家都各自飞奔。

2. 茅台股价

茅台股价的 2019 年,像是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。

2019 年 3 月 18 日,贵州茅台冲破万亿市值。

股价飙升,购买茅台的难度加深。为了购置一瓶难求的茅台,黄牛们花费心机。 2018 年 11 月,茅台推出旅客在茅台机场乘坐飞机,可凭登机牌和身份证,购买 6 瓶原价 1499 元/瓶的茅台,瞬间茅台机场的机票供不应求。1560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砖石国际到了 2019 年,这股打飞的,买茅台的风浪更加变本加厉。

伴随着疯狂的抢购潮, 6 月 27 日,茅台股价突破千元,总市值达1. 25 万亿元,贵州茅台成为A股市场 27 年来的首支千元股。

“要多为别人想一想,不要只考虑个人,一味寻求暴利。”黄牛过度哄抬价格,让茅台董事长李保芳看到危机,开启了价格保卫战。

李保芳放宽线上的销售渠道,增强区域经销商端管理。除此之外,线下超市合作、住酒店购置茅台等试图抑制黄牛的方法层出不穷。即便如此,也没能挡住黄牛党疯狂的脚步,茅台价格上涨,股价也随之上涨。

膨胀过快的茅台股价,终于在 2019 年 9 月 11 日裂开。

茅台股价首次大跌,成交金额 89 亿元,报收1069. 52 元/股,跌幅达到4.83%,市值蒸发近 700 亿。

两个多月后,茅台股价进一步大跌,累计跌幅达到8.31%,较历史最高价1241. 61 元,市值蒸发超 1400 亿元。

锌评:

消费者购买不到平价茅台,伤害的不仅是消费者端的消费体验,更伤害的是茅台本身的声誉。茅台的股价和茅台的价格一样,是由于哄抢者认为其稀缺性而兴起,当消费者冷静下来,股价亦随之冷静。

茅台要想解决黄牛哄炒价格,可提升放货量,市场目前供需关系未平衡,与此同时重视线上电商销售,多次多量供货,认证每人次购置量,亦可减缓黄牛市场的茅台价格。

3. PPT造车

PPT的造车历史,要从一个名叫“游侠汽车”的新能源汽车开始。 2013 年,黄修源带着他的PPT游走于资本间,于年末顺利成立游侠汽车公司。

2005 年,黄修源在发布会上公开游侠X”,这款“游侠X”几乎是与Model S的“乐高版”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发布会PPT展示的车辆性能参数并非是试制车参数,而是团队“预想中”希望达到的指标。

PPT造车名头由此诞生。与此同时,造车新势力增长迅速。

2019 年初,公开数据新势力造车已超 100 家,但翻阅记忆,能进入大众视野却凤毛麟角,双手可以数清。

3 月 26 日,政府公布政策《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》,首次明确过渡期后,取消地补,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度下滑。同时段,新能源一哥“特斯拉”大幅度降价。自此造车新势力退潮的日期近在咫尺。

虽然蔚来汽车,小鹏汽车褪去PPT造车的影子,但生存仍是问题。

截至 2019 年 10 月,小鹏G3 旗下交付量达 11944 辆,距离年初定下的 4 万辆,不足30%。蔚来,在 2019 年交付数量达到 20565 辆,与年初的 4 万辆目标相比,完成50.75%。

非生即死。

2019 年 12 月 20 日,区城投集团收购游侠汽车产业项目土地及处置在建工程的方案,游侠似乎走入政府接盘止损的处境。“二线”新造车势力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,整车项目已停工。

而 2020 年年初,特斯拉上海工厂项目开工,更是投入造车新势力的一枚深水炸弹。

锌评:

2019 年,中国造车企业已超 100 家,但市场不可能容纳此数量的造车企业。如今政策的收紧,特斯拉这样的造车庞然大物彻底入局,行业推牌,洗牌开始。

造车新势力退潮趋势已经很明显,无论是骗补骗资,还是躬耕造车,大底都在岌岌可危的状态。大部分的造车企业被收购、整合,或成为其最优解。

4. 社区团购

如果把 2018 年到 2019 年年初,称作社区团购的“百团大战”,那么 2019 年中旬后就是社区团购的“吃鸡游戏”。

社区团购起源于 2016 年的B2B生鲜平台,B2B生鲜平台利用供应链优势,向社区提供在线拼团、送货到社区服务,逐渐演变成社区团购。

到了 2018 年,拼多多在下沉市场的火热,其拼团的模式让社区团购瞬间破圈。

2019 年,淘宝 1 月 14 日推出驿站团购。 1 月 18 日,苏宁推出"苏小团",不久京东也推出友家铺子。

除了互联网巨头进入社区团购市场, 2 月 25 日,松鼠拼拼获得 3100 万美元,每日一淘公开融资共计1. 3 亿美元,接踵而至的是各类社区团购平台获得融资。

但到了年中,曲风转变。合并、收购、整合成为了社区团购的主旋律。

2019 年 8 月30,社区团购头部企业十荟团与你我您完成合并,两家头部平台的结合,表明大洗牌早已开始。

2019 年 9 月,松鼠拼拼被爆出裁员,融资失败, 10 月份松鼠拼拼和食享会的合并也告吹。

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中小型的社区团购接连传出负面新闻,面临倒闭危机。

2019 年 11 月 20 日,鲜来多社区团购宣布正式退出,各地城市的仓库逐步转让、关闭。到了 12 月,社区生鲜团购独角兽呆萝卜的“暴雷”,爆出资金链断裂,管理混乱,APP一度陷入停运。

社区团购陷入泥沼之中。

锌评:

起初人们都以为社区团购是新风口,立志成为下一个“拼多多”,但在线团购只是拼多多盈利模式中的一环,且在线团购和社区团购存在一定上的差异。消费市场的本质是“产、供、销”,社区团购依赖供应链。资本的迅速涌入,让市场急于寻求扩张,供应链未搭建完善。此时,社区团购成整合,合并之势。

与此同时,社区团购里还存在一个名为团长的核心点,但团长本身的利益并不高,团长的积极性消退快,如何与团长共建社区团购盈利,且完善供应链是社区团购的未来必考虑的要点。

5. 瑞幸咖啡

2019 年的瑞幸咖啡(以下简称瑞幸)可谓扬眉吐气。上市之后,亏损不断收缩,这场资本运营的游戏正逐步走向终点。

2018 年到 2019 年,所有人都在“怼”瑞幸。但有钱任性的瑞幸依旧在 4 月 23 日提交了IPO,于 5 月 17 日,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。

自瑞幸自成立,到上市仅仅花费 18 个月。但其并不是一家含“咖啡量”为百分百的咖啡企业,而是资本亲手设计的一场游戏。

在公开融资前,内部的六次债权融资注定这场瑞幸资本游戏,资本们无畏输赢。项目失败,前六次的债权融资是需要优先偿还部分,资本能大幅度回笼资金。项目成功,自然锦上添花。

瑞幸成立之初一切标准制定,直接对标纳斯达克上市标准。有路走路,没路瑞幸通过资本烧钱铺路。

成功上市后瑞幸的第一份财报( 2019 第二季度财报)却把其股价狠狠往下拉了一把。瑞幸股票在纽约收跌16.7%,报20. 44 美元,成为瑞幸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。

瑞幸“game over”的舆论达到顶峰,但瑞幸依旧“任性”,继续烧钱扩张。

11 月份,瑞幸的门店数量 3680 家,相比上市前公布数据,增长超 1300 家。

第三季财务报告表明,瑞幸的市值增长至 400 亿。瑞幸门店在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5. 42 亿元,同比增长540.2%,净利润亏损为5. 32 亿元,亏损进一步缩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瑞幸首次在门店上实现盈利1. 86 亿元的营收(不计算营销成本)。

锌评:

瑞幸咖啡不能称为一个正常的企业发展史,而是一场资本投资的游戏。但抛开资本游戏,相较于星巴克营造的咖啡文化,瑞幸咖啡更像是一个由补贴生成快销品。

摆在瑞幸咖啡面前的核心问题依旧是,保证用户的消费体验和培养用户粘性,在降低补贴下之后,让用户的选择依然是瑞幸咖啡。

6. 炒鞋

2019 年线下抢鞋排长龙,线上抢鞋火爆,让“炒鞋”成为一时热谈。

线上除了官方的发布鞋子抽签平台。各地区的旗舰店和部分个人平台都会有限时抢购和抽签活动。

资深球鞋爱好者告诉锌财经:“抽签的门道有很多,但抽签最关键的还是养号,每天都要停留在抽签app一定时长,大部分的app里面会有积分,积分越高被抽中的概率越大,除此之外,当地身份证抢到鞋子的概率远大于异地身份证。”

“ 70 后炒股, 80 后炒房, 90 后炒币, 00 后炒鞋。” 2019 年,人们一边斥诉哄炒鞋价者,一边不断入手过度溢价的球鞋。

毒(改名得物)APP, 7 月 24 日提出“鞋穿不炒”,但这并没有对于火热的球鞋市场有影响。

到了 8 月份,鞋圈迎来了一波涨价潮,圈内人称为“冲冲日”,部分限量款的球鞋大幅度涨价。

据相关球鞋交易平台统计数据: 2019 年 8 月 19 日,成交量前 100 的球鞋产品中,仅 26 个热门款的交易金额超 4 亿元。

锌评:

球鞋能被炒成如今的热度,与球鞋平台亦有关系。虽然球鞋平台倡导鞋穿不炒,但二手交易平台为炒鞋提供一个便利的销售渠道。目前中国最大球鞋交易平台毒(改名得物),已是炒鞋者者的圣地,斗牛等具有K线图的炒鞋App加剧炒鞋的热度。

与此同时,饥饿营销是炒鞋的本质之一,但这只能制造心理稀缺,不可能制造真正的价值稀缺。与“郁金香”事件相同,球鞋如今已经存在大量的泡沫,当泡沫被戳破,最后接手球鞋的“炒家”将成为最终的输家。

7. 潮玩

2019 年盲盒是让年轻人痛并快乐着源头。

盲盒的起初是销售潮玩的一种模式。潮玩在国内的发展超过十年,但潮玩从小众圈子走出来,进入大众的视野的时间并不久。

2018 年的是盲盒模式带动潮玩行业的一个爆发点。

盲盒起源于上世纪 80 年代的扭蛋机。通过以动漫等周边,制作迷你玩具放入扭蛋内进行系列销售,并设置隐藏款,如今的盲盒就是扭蛋机的现代复制版。

2019 年,第一款爆款盲盒泡泡玛特的出现把盲盒模式推上风口浪尖。随着Z时代消费者的兴起,新消费群体追逐“潮”文化,盲盒模式由此开始爆发式增长。

除了抽取盲盒,交换和交流成为了盲盒爱好者的另一需求,衍生出的盲盒二手交易市场规模也在扩大。

据咸鱼数据, 8 月前, 30 万的盲盒爱好者在咸鱼上进行了交易,咸鱼盲盒的月增长达到320%。

但隐藏版存在稀缺性,二手市场溢价诞生了炒盲盒市场。泡泡玛特潘神圣诞隐藏款盲盒,原价 59 元,在闲鱼炒到了 2350 元,上涨 39 倍。

同时,与IP联动,成为了潮玩盲盒销售另一种推动力。

2019 年 6 月,泡泡玛特合作推出了发呆哪吒系列盲盒, 8 月和文创界网红故宫推出了联名款。

2019 年 8 月 19 日,瑞幸咖啡也上线“遇见昊然”系列盲盒,购置指定周边产品,获得一个盲盒。

锌评:

盲盒内置的潮玩属于“潮”文化的一种。抽盲盒是不是缴纳智商税,我们难以判断。但盲盒的过度溢价,收割的绝对是爱好者的智商税。

用户抽取盲盒内置的潮玩,带有不确定性的赌博色彩,且隐藏款刺激了消费者消费行为,让盲盒潮玩在二级市场的表现虽然看似优质,但过度溢价的泡沫终究会在市场冷静后破裂。

8. 微博刷流量

2019 年 2 月份,Angelbaby的微博粉丝数量破亿,拉开 2019 年微博刷粉,刷流量热议的序幕。

到了 6 月初,一条帮助蔡徐坤制造一亿微博转发量的幕后推手“星缘”APP被查封的新闻,把微博上的灰色产业“刷流量”彻底公之于世。

互联网时代数据造假早已公知,微博上的数据造假主要涉及人群为明星,以及他们的粉丝,和运营团队。此类灰色产业是利用粉丝给“偶像”刷流量的需求,声称“为爱发电”,非法谋取利益。

在其中,利用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“轮博”,经由粉丝和经纪人公司的运营,对流量明星的微博评论、点赞、转发等数据进行注水。

此外,MCN的红人机构也涉及刷流量造假。

2019 年 10 月,淘宝店主发文控诉微博流量的头部机构蜂群文化传媒红人数据造假。其中表示,蜂群承接广告在微博发表广告视频。

此后,微博视频观看量和评论数量可观的情况,却无任何实际转化。店主怀疑蜂群文化的微博数据存在造假。

锌评:

“刷流量”的灰色产业,看中流量变现的风潮,流量成为验证一个明星或者红人的实力基石,使得流量造假,数据造假成为一种常态。

流量造假的成本极低,且平台并没有合理有效的抑制手段,这条灰色产业肆意发展。与此同时,商家如何辨别数据造假的红人账号难度较高,寻求商务合作的商家难分辨账号的真实性。

因此要抑制这条灰色链条的发展,应从源头上加强数据监督,提升惩戒力度,但数据流量的最终受益者微博亦有一份,微博是否愿意舍弃这部分利益,我们不得而知。

声明: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需转载,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。协助申请

相关文章

相关热点

查看更多
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